返回

最后一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4-16 17:29:36

「这是最后一次跟他出游了。」
往垦丁的路上,坐在他的旁边,但这却是我唯一的念头。满脑子里想的,是该怎幺跟他提分手。我该跟他说吗?还是等他自己跟我说?他会跟我道歉吗?假如他真的道歉了,我应该接受吗?
不。我告诉自己。他怎幺可以在我期末考的时候,跟那个他口中所谓的「好朋友」出去?
有多少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男朋友跟所谓的女性好朋友单独出去玩?
有多少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男朋友跟所谓的女性好朋友单独出去玩两天?
有多少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男朋友跟所谓的女性好朋友出去玩,隔夜还分房睡?
有多少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男朋友跟所谓的女性好朋友单独出去玩,过了夜还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有多少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男朋友跟所谓的女性好朋友单独出去玩,过了夜,自己一直被瞒在鼓里,直到他妈妈不小心说出来,在我以为他为了让我专心考试而没来台北找我的那两天,他其实不在家里,而是开着这部车,让另一个女人坐在我现在坐的位置上,出门玩乐了两天?
不,不能原谅,就算他下跪道歉,我也绝对不会接受。我,绝对不可以接受他的道歉。
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冷战了两星期以后,我还是答应了他的邀请,到垦丁来了。
他是我第一个男友,也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想,或许自己只是想要让这段感情留下一个纪念。
然后,我就会离开他,彻底忘记他。
今天一大早,我坐在他的旁边,一路无言,到了垦丁...?
「这里不能算垦丁吧。」我想。车子在路边一家可爱的小旅馆停了下来。就算我是路癡,也知道这里还要一段路才到垦丁。
不管如何,我不知道要怎幺离开这里。于是办好入住手续,他拖着行李,我跟着进了房间。
旅馆是新开的,一切设备都很新,房间也很乾净。位在一楼的房间,面西的落地窗外面就是一个大湖。要不是左边远处有个高压电塔,要不是今天是阴天,这边下午的风景应该很是美丽。
「龙銮潭。听说秋天跟冬天,这里是赏鸟的热门景点。可惜我对鸟不大熟。」
「没想到你也有不熟的东西。」望着窗外,我想。他人不高,不帅,脾气又坏。虽然有个不错的工作,但这不是我看上他的地方。反正现在虽然是学生,但我也在职场打滚了好几年,曾经有不错的工作跟收入,我并没有太大的经济压力。
但是他的博学多闻,又拥有魔鬼般的认路能力,不管到哪里都能玩。我是一个大路癡,所以觉得跟他在一起,就算没有计画地游山玩水,也相当安心。
更重要的,脾气火爆的他,从来没有骂过我。这让我觉得他的温柔是专属于我的。
直到上个月为止。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一大早就从台北出发,驱车南下,实在累了。他靠了过来。这企图太明显了,不过我不想抗拒,也不想迎合。
「老娘就是想当条死鱼,怎样?我倒想看看你要怎幺取悦我。」当他开始抚摸、吸吮我的骄傲时,我想。就当最后一次女王吧。
这段感情我一直有不安全感,或许是因为这是一个远距离的恋爱?或许是因为这段感情里我是比较主动的?
是我问他要不要跟我交往。是我问他要不要跟我上床。
他曾说过,他喜欢美腿,而我偏偏没有。
我的最自豪的是那对人见人爱的大眼睛,但他似乎不在意。
不过我这对恰到好处,买内衣时常常被店员讚美的双峰,或许他喜欢吧。他不在我身边时,洗完澡,我常常这样想。
我老是觉得他不是很积极地爱我--除了在床上以外。
只有在性爱中,才能感受到,他是爱我的。
今天,并不是很喜欢对胸部的爱抚。这也是要看心情的。心情不好时,不管他怎幺吸吮、爱抚我那坚挺的双峰,都不能挑起我的慾望。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冷漠,开始进攻我的阴部。当初,他说他是处男,我实在不相信。他似乎就是知道我喜欢的刺激与挑逗--但也或许他只是很会观察我的反应,学习如何取悦我吧?现在他隔着内裤,或轻或重,忽快忽慢,用我最喜欢的方法与节奏,激弄着我。
但是,我并不像以前一样,马上就湿润了。今天老娘心情不好。心情很、不、好。
他脱掉我的浅蓝色内裤,继续爱抚着,将头凑了下去。我把他推开。我被他舔过一次,相当舒服,可是我不喜欢那种感觉。
他知道我并没有被挑逗起来。很奇怪,就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有平常没有的温柔与细心。
他用手扶着棒棒,把龟头顶着我的荳荳,快速拨扰着。我几乎感觉到他半膨胀的阳具渐渐变硬了。以前我也被这招弄得慾火难耐,尤其是沾上了我的蜜液的时候。那种感觉,很敏感,龟头的触感比手光滑又温柔,我总是非常喜欢,恨不得他能立刻进入。
可惜,不是今天。
终于他忍不住了,轻声问我:「可以了吗?」
我没有回答,眼睛望了一眼床头的时钟。以前我从不在意做了多久,换了多少姿势--这些是男人才关心的。我只在意你是不是爱我。我才不管做了多久,老二有多大,哪种姿势比较舒服。我只知道躺着最舒服,从背后太深,还有,搞太久,脚很酸。
但是现在,我想留意一下,看看到底是怎幺一回事。至少下一个男人向我吹嘘他能搞多久时,我心里有个底。

他有点生涩地插了进来。他的进入一向很笨拙,真是奇怪。我们又不是第一天做爱了。但是今天的不湿润,让他的挺进更加困难,我很明确地感受到自己被撑开。已经三个星期没有做爱了,加上不够湿,他的棒棒虽然如往常一样坚硬,但我却觉得有点痛。
一开始只进入了一半,抽动着,然后渐渐深入,抽插伴随着旋转,刺激到我的每个部位。像往常一样,他同时攻击着我依然坚挺着的双C,吸吮着我最敏感的左胸。我开始有点感觉了,但是仍然努力忍着,不发出声音。
我们就这样,沉默地做着爱。他在我身上进出着,尽他所能地取悦我。我不想有反应,但是身体却不争气地,渐渐湿润了起来,渐渐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他知道我的G点,刻意地浅浅地进出。虽然我不是很湿润,却让硕大的龟头经过G点时的刺激更加明确。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变化,突然深深地顶到最深处。
「喔...」我轻轻地叫了一声。
「怎幺了?」他轻声问道。
「会痛...」
「对不起。」他终于道歉了。可是却不是我想的那种道歉。「妳今天好紧。」
「其实是乾吧。」我想。经过这个小波折,我的快感有点消退了。他更加卖力地加速抽插着,只是没有全根没入。可是就在我渐渐又有感觉时...
「我要出来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幺。这时候说「等一下,我还没有到...」好像有点自毁立场。突然我觉得一阵空虚,小腹上有个硬物压着。
「哈...哈...」他喘息着。我的小腹感觉到一阵热流散开。
「不好意思...好像太快了?」
「没关係。」我瞥了一眼时钟。五分钟。不过这回跟以前相比,他是比较快了点。以前总是要搞到我腿酸得要死,快感全无。记得我们还没上床前,有一次在车上,我帮他用手,搓了四十几分钟都没有出来...。
算了,想那些干嘛,都要分手了。
我们进了浴室,像往常一样,他先洗,等到水温暖了我再洗。我一向怕冷。
这时候他从背后贴着我,我推开了他伸来我胸前的双手,臀部却感受到他仍未完全消退的膨胀。
洗完,我围着浴巾,背对着他,用吹风机吹头髮。他躺在床上,我知道他一直盯着我看。
「好吧,就这样吧,看看你能怎样。」我想着。躺回了床上,打开了电视。
「对不起,刚刚没有到吧?妳今天真的好紧...。」他说道。
「没关係。」我冷冷地说道。
「现在还没四点,出去走走吧。」
「要去哪里?」
「也对,今天没有夕阳,别的点有点远,吃饭好像又太早。」他说。今天是阴天,空气湿润,外头相当闷热,只差没下雨了。
(奇怪,就只有老娘不湿,哈哈!)
我们安静地转着电视,大概都知道对方在想什幺吧。
他终于还是採取了主动,坐了起来。
「干嘛?」我说。(废话,想也知道你要干嘛。)
「妳这样好美。」他说。然后低下身,亲吻着我,手又探进了浴巾,爱抚着我的双乳与乳尖。他在我脖子上深吻着,一路吻到我最敏感的左胸。想像着留下的草莓印,随着他的手探进了黑森林,我感受到自己的暖流倾洩而出。
刚刚没有得到满足的身体受到了挑动。现在,我想要。
我摸索着,他却闪躲着。
「干嘛?」我问。
「别玩,我怕我一下子就出来了。」他说,一边却努力搓揉着我的小荳荳。
这让我更想玩。在他的攻击下,我已经快失去理智了,仍然勉力摸到了他那已然坚挺似钢的棒棒。这时我终于忍不住低哼了出来。
「怎幺了?」他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我所熟悉的,令人讨厌的微笑。
「可以了...。」我说。难道要我说「快进来」吗?我可是良家妇女呢。
他听话地分开了我的双腿,我的湿润让他毫无阻碍地进入了。
「啊~」那瞬间,被充实的感觉,真好。
他慢慢地进出着,也好。只有他的坚挺在我体内的时候,我才感受得到他的心。说实在的,不知道是他的心太複杂,还是我不够聪明,我一直觉得他有点神秘,有一部分的他,是我无法探知与理解的。
现在,他在我体内,是真实的。真实而坚硬,灼热又温柔,一次一次地划过我的G点。
我知道他很用心地抽插着。棒棒不是单调地快速进出,而是带有方向地,时而斜刺,时而旋转着,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刺激到我的全部。
我坚持不下去了,随着他的进出节奏,喉咙自然地低吟着。
过了一阵子,他逐渐加快节奏,耻骨撞击着我的荳荳,带来了更多的快感...
「快,快来...」我在心里喊着,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将臀部不规则地上挺,迎合他的撞击。
快感越来越强烈,他在我身上的重量,不再是负担,反而让我更想抱紧,更想把他整个人吃进来。
「喔..嗯...啊...啊...啊...喔...喔...嗯...喔...喔...喔...啊~」
终于,到了。熟悉的、漂浮在云端一样的感觉。
当我回神时,发现他停止了抽动。
「妳夹太紧了,我几乎动不了。」
「......」是喔?我自己都没注意到。
他离开了我。
「妳上去,好吗?」
于是他躺了下来,我仍然围着浴巾,跪着,扶着那坚硬的棒棒,将它吞没。
「喔~....」
一将他吞没,太过湿润,不小心就顶到底,我马上就酥软了,趴在他身上。
「原来还是很敏感的状态啊。」我想。
他抱住我,将我美丽的双C紧贴在他胸前,等着我回神。
运动一直不是我的强项,何况我是做爱的生手。初夜到现在,一个星期平均做三次,但是扣掉「不方便」的时间,以及最近的冷战,总共大概只做了三十次。而在上面的姿势,嗯,虽然舒服,但是很累。而且我一直很怕把棒棒搞断了。
说归说,身体还是很需要的。调整好姿势以后,我慢慢地动了起来。我上身下倾,找到最顺畅的姿势,摆动着肥美的臀部,大力地干着他。「希望不会把他干断」,我想。
「好美。」他说。眼睛直直盯着我看,似乎想看穿浴巾。
我闭着眼睛,享受他的坚硬。这样的姿势,实在顶得很深,也可以让我随意享用他的棒棒来服务我想要的地方。虽然很舒服,但每次都是一样--我快到顶的时候,就无力再动了。
「不要动,让我来。」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无力,一把扯掉了浴巾,从底下快速地抽插着,毫无机巧,赤裸裸地全力、全速进出着我,每次都顶到了我的最深处。他的棒棒。我几乎是立刻又感受到了漂浮般的快感,而到快感消退,落入尘间时,他的进出反而让我有点不舒服了。
「好了,不要动了。」我伏在他身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仍然嵌在我的体内,等我缓过气来,他慢慢地把我推起,上身直立着。我拨了一下头髮。
「就这样。你可以再动一下吗?」他说。
我跪在他身上,直立上身,慢慢地动着臀部。
「真的好美...。」他望着全身赤裸的我,看着我,闭着眼睛,带着红晕。直立起上身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坚挺双峰,随着起伏,用美丽的节奏与曲线晃动着。
「我没力了...。」我说。虽然自己也觉得很性感,但是我真的累了。
她退出了我,将我放在床上。然后再次进入。现在我毫无招架之力,任凭他在我身上亲吻、爱抚、进出。
「妳在夹吗?」他说。
鬼才知道,我现在根本没力气夹。
「好湿...又变紧了...妳今天真的好棒。」他继续快速地抽插着。我没有能力去细想到底他在哪里,只知道又一波高潮袭来...。
等我回神时,他还在我身上。
「你还没有出来喔?」
「嗯。」
「脚酸死了...赶快出来啦,还是我用手帮你?」
「再换个姿势吧,说不定就会出来了。妳趴着吧。」
我跪趴着,他从后面进入。
「啊...浅一点,会痛!」我轻喊道。
「对不起,我小心一点。」他说,浅浅地进出着。
我不知道别人的棒棒多大,毕竟他是我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他说过,他的尺寸大概跟一般人差不多,但是对我来说,平常已经很够了。而我并不大喜欢从后面来,一来是因为这样会顶得很深,常常会痛;二来是因为我喜欢做爱时面对面的感觉,从背后来的姿势让我感觉有点疏离。
这样的姿势似乎对他很刺激,但是对我来说也是。虽然我已经很累了,但是他浅浅的抽插却能带来深深的快感。很快地我连趴着的力气也没有了...。
「啊...我要出来了...。」
呼,终于!
「好...赶快.....!」
「啊......」
又抽插了不知道几次以后,他终于抽离了我,喷洒在无力地趴在床上的我的背上。
一阵沉默以后。
「四点半了。」他说。「休息一下,待会去吃饭吧。」
「嗯...」我疲倦地趴着。「我想先睡一觉。」
洗完澡,我睡着了。等他叫醒我时,已经七点了。逛完夜市回来,他又要了一次。这次我就不想记述了,因为逛夜市时我就觉得穴穴有点痛,好像破皮了。这次只是两脚开开地在那边任他抽插,虽然有一点点快感,但并不是很舒服。他搞了很久还出不来,也就鸣金收兵了。后来他说,其实他也觉得有点痛...。
回程的路上,我们开心地聊着。直到他送我上国光号。好期待下星期,轮到他到台北来找我了。
分手?什幺分手?我有说过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